‌·

听雪敲竹

来源:银川晚报     2022年01月11日        版次:14    作者:张君燕

冬日天短夜长,尤其是山里,下午五六点钟天就黑了。与夏日天色逐渐暗淡不同,冬日的夜晚是突然来临的,前一秒落日还挂在山腰,转个头的功夫,那个红色的圆球连带温吞的光线就消失不见了。让人忍不住讶异,就像一个看起来老实的孩子乖乖地坐着,仿佛你不发话他就不会动,没想到一不留神,他就脚底抹油、溜之大吉。

早早地躲进屋子。山里不比别处,夜晚雾气重、温度低,山风格外刺骨,一旦打起哆嗦,一秒钟都待不住。慢悠悠地吃了晚饭,时候尚早,睡觉不太合适,总得找点事情做。煮茶倒是不错的选择。抓一把花生放在小火炉上,边烤边吃,再顺手往炉膛里丢几个地瓜。茶的清香与花生的焦香以及烤地瓜的甜香融合在一起,暖暖和和,让人不由得忘记窗外的严寒,只享受一室的暖意。

不知何时,窗外响起一阵窸窣之声,似是风声,却又极短促,只听得竹林中沙沙作响。渐渐地,响声越来越弱,整个天地似乎安静下来,抬头瞟一眼窗外,一片皎洁银白。顿时恍然,原来是下雪了。冬日的第一场雪总是有些羞涩,不肯在白天光临,众目睽睽多半让它不自在。倒不如在夜半悄然而至,随风入夜、润物无声,害羞却又兴奋地编织着一个秘密,只等天亮后,给人们一个惊喜。

气温越发低了,人们也由炕头钻进被窝。室内喧嚣已尽,方听见雪洒竹林之声。雪落在竹叶上时,淅淅沥沥,及至有了积雪,变成了瑟瑟之声,那是雪花与同伴之间的击掌欢呼。闭目静听,可以分辨出雪花是落在竹叶上,还是落在另外一片雪花上。萧萧瑟瑟、嘈嘈切切,宛若在天地间演奏的一曲交响乐。忽地,竹林间发出“咔嚓”一声——竹子被压折了。交响乐也达到了高潮。

寒灯一点静相照,风雪打窗冬夜长。现在的人们可能已经不知道,我们那一代人的冬夜多么漫长,有多少可以发呆的时间,倾听自己内心的声音。而不是被各种电子产品的噪音填满,身体愈加忙碌,心灵却愈加空虚。感受不到大自然的风韵,更听不见大自然的声音。

明代文学家高濂说:飞雪有声,惟在竹间最雅。在飘雪的冬夜里,静静听窗外雪花敲竹,内心一片静谧、安详。

□张君燕(河南焦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