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结缘 刘振生解密山中精灵

来源:银川晚报     2020年06月18日        版次:10    作者:吴璇

刘振生(图右)在贺兰山上做岩羊的食性研究。图片由采访对象提供

贺兰山脉位于我区与内蒙古自治区交界处,南北长220公里,雄伟的山势构成了一道天然屏障,将西北高寒气流阻挡在贺兰山西侧,也将湿润的东南季风留在了贺兰山东麓。贺兰山拥有700多种珍贵动植物物种和众多矿产资源。

东北林业大学野生动物与自然保护地学院教授刘振生,因此与贺兰山结下了不解之缘,2003年~2020年,17年来,他每年都要来贺兰山4~5次,研究贺兰山上的野生动物。

A

对贺兰山野生动物的研究始于岩羊

2003年,刘振生从华东师范大学博士站流转到宁夏,跟着导师一起进行贺兰山岩羊的研究,那段时间也是他科研生涯中印象最深的时光。“导师从上世纪90年代开始,就一直在研究贺兰山上的岩羊,我对贺兰山野生动物的研究,也是始于岩羊。”刘振生说。

“印象最深的是2003第一次去观察岩羊。”刘振生说,那一年,刚过完十一长假第一天,他就在导师带领下上了苏峪口,刚上山时,还有人在山上植树,没过多久就因为一场大雪封了山,他们因此被困在山上一个月。

在这一个月里,刘振生没有错过观察岩羊的好机会,从苏峪口大门到九道弯这段山路,当时还没有铺好路,车辆无法上去,他为了找到足够近的距离拍摄岩羊,常常不顾危险,徒步踩着积雪上山,留下了许多珍贵资料。

那时候,他们选取了从松涛山庄到苏峪口沟沟口的9公里范围,每天早晚各走一趟。除了用望远镜观察岩羊外,如果发现岩羊生活的地方,还要做样方,和周围没有岩羊活动的地方做对比研究,以此来了解岩羊为什么会选择这个地方。

B

贺兰山上的独特动物吸引着科研工作者

2003年那会儿,GPS系统、红外相机等都还没有普及,想要观察野生动物的生活习性,只能用一些“笨法子”,要找到岩羊的踪迹,就得深入山间,走到用望远镜能够清楚看到它们的地方,还不能离得太近,以免惊动了它们。“那时候野生动物还都很怕人,隔老远就竖着耳朵,稍有风声眨眼就不见了。”刘振生说。

为了研究岩羊的生境选择,刘振生他们捕捉到岩羊,给它们装上无线电项圈,通过接收器来判断岩羊的情况。“每个项圈都有独有的频率,岩羊活动的时候,无线电项圈把频率发送到手摇式的接收器,就可以据此来找到岩羊。”刘振生说,频率的快慢,可以直观地反映出岩羊此时的情况。

而为了找到岩羊经常活动的地方,他们还在苏峪口岳飞像、瀑布等地方设立几个点,固定跟踪,通过信号发射的强度,来判断岩羊的活动范围。除了岩羊外,刘振生他们也研究贺兰山上的其他野生动物,如赤狐的生境选择和洞穴结构、野化牦牛的食性研究等,在刘振生看来,贺兰山是我国北方唯一的生态多样性中心,有着许多独特的物种,如贺兰山红尾鸲、贺兰山鼠兔等,这些都吸引着科研工作者。

C

动物对人类的态度转变折射出文明程度

“世界野生生物自然保护联盟把贺兰山鼠兔列为极危物种,贺兰山上现存的鼠兔极少,我们已经有很久没有亲眼见到它们的踪迹了。”刘振生说,他们曾打算捕捉几只鼠兔,给它们带上跟踪装置,但寻找了很长时间都没有结果。“最近这几年,有人在内蒙古境内的贺兰山上拍摄到了贺兰山鼠兔,但宁夏境内极少见到,就连书本图鉴上的彩图,也是驴友偶然拍摄到的。”

如今,随着时代的发展,刘振生他们的研究工具也逐步先进起来,前几年,GPS项圈逐渐取代了无线电项圈,红外相机也逐渐普及,科研人员不用再拿着望远镜追着野生动物满山跑,也不用担心打扰到它们。

而最让刘振生印象深刻的,还是贺兰山野生动物对人类的态度的转变。“十几年前我们来到贺兰山,岩羊远远看到我们就跑远了,现在无论是科研人员还是普通游客,站在岩羊三五米远的地方,它们根本不管你,该做什么做什么,甚至像赤狐之类的野生动物,也经常出现在游客不远的地方,完全不怕人。从这就能看出来如今贺兰山生态保护取得的成效,也能看到宁夏人民对自然环境、野生动物的保护意识在不断增强。”刘振生说。

记者 吴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