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山地速降 再不疯狂就老了

来源:银川晚报     2019年08月09日        版次:21    作者:李尚

DownHill,中文叫“山地降速”,也可称为“坠山”,是从山上高速向下骑行,体验极速带来的刺激,这是自行车运动中最刺激的玩法。

贾伟,银川较早的山地速降玩家。于他而言,肾上腺素飙升的体验,便是年轻的印记。

飞起来的一刻最爽

2015年,在灵武东山山顶的一处,贾伟跨坐在自行车上,试图用一口一口的深呼吸,让心率慢下来,因为接下来只要一踩车蹬,心率又会迅速飙起来。

“五、四、三、二、一,走!”这回他真的踩下了车蹬,顺着山坡飞驰下去,两侧的风景变得虚拟,扑面而来的风越刮越狠。沿路没有观众的欢呼声,只有山里的声音,和自己的心跳声。

眼看着快到山脚了,贾伟感觉心跳的速度还没达到顶点,车滑落到最后还有一个一米半的跳台等着它,然后从跳台再起飞,完成又一次飞翔。至于能飞多远,就看从山顶一路向下,积蓄了多少势能。

“今天有几个新手看着呢,别刹车,不要怂,就是干!”短暂的心理活动结束后,贾伟就骑着车从跳台上飞了出去,这一刹那才是他心跳的顶点,他形容这一刻:“爽!”飞出去数米后,安全着陆。“今天发挥得好,倍有面子,晚上必须安排一顿酒。”贾伟说,这回玩开心了。

刺激和危险并存

1998年,高中生贾伟有了第一辆山地自行车,除了骑着看起来很拉风,他那时也不清楚这辆车还能怎么玩。

“那辆车花了几百块钱,是比较基础的一款,想让它更拉风,就自己改装。”贾伟说,2001年他上了大学,他还因为喜欢它,索性开了一家自行车店,就开始正经玩起来,练习攀爬等玩法。技术练得差不多了,2010年开始挑战山地降速。

“当时也没人教,傻傻地从一个比较高的难度就开始玩。”贾伟说,一般练习速山地降都是循序渐进的,尤其是从跳台飞起来的时候,从半米到一米,再到一米半……不断升级难度。但银川山地降速起步晚,玩的人也少,只能找光盘资料看别的玩家怎么骑。这些玩家有的已经很厉害了,玩的难度也高,而他也稀里糊涂跟着学。

“稍微控制不好就摔了,咱们宁夏的山多是石头山,那多硬,摔一下疼死了。”贾伟说,年轻的时候根本不怕这些,近几年成家有小孩以后,才慢慢减少玩的次数。

山还能再高点坡还能更陡点

山地降速是属于山里的游戏,对车、技术、赛道都有要求。其中车和技术的问题都好解决,唯独找到一条好的赛道不容易。

“灵武大海子,贺兰山南寺,这都是常去的地方,一般赶在景区打折的时候,就带车去玩一玩。”贾伟说,一般有上行缆车的话会很轻松,否则得把20千克左右的车推上山,真的是速降三分钟,推行一小时。

这样一来,玩上两趟就已经很累了。如果是在野山头,赛道和跳台不理想的情况下,还得自己手动改造,这一路上就得背着铁锹和水。他说,有几次前一天堆的跳台,第二天去了发现被人推倒了,还挺尴尬的。

实际上,最理想的赛道是山足够高,路足够长,坡度足够陡,如果是比较软的土路,还有缆车的话,就更完美了。

2015年贾伟去了趟新疆,在那里玩了一次速降,他每次回想起来,都觉得很享受。“那天,有个老哥开着皮卡车,把我们的车送到山顶。山顶下来那段路很长,景色也美,我们就一直骑,一直骑,感觉像没有尽头一样。”贾伟说,直到现在他依稀记得当时的感觉,所以以后就算老了,玩不动速降,也不会让车轮停下来。

记者 李尚

图片均由受访者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