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东北林大教授刘振生:从岩羊开始,缘结贺兰山17载

来源:银川日报     2020年06月18日        版次:5    作者:吴璇

从2003年开始,东北林业大学野生动物与自然保护地学院教授刘振生就与贺兰山结下了不解之缘。他每年都要来贺兰山四五次,研究山里的野生动物。

刘振生最开始研究贺兰山上的野生动物,是因为他的导师。2003年,刘振生从华东师范大学博士站流转到宁夏,跟着导师一起进行贺兰山岩羊的研究,那段时间也是他科研生涯中印象最深的时光。“印象最深的是2003年第一次观察岩羊。”刘振生说,那一年,他在导师带领下上了苏峪口,却因为一场大雪被困在山上一个月。而这一个月,却给刘振生详细了解岩羊提供了充裕的时间,他常常不顾危险徒步趟着积雪上山,获得了许多第一手资料。

刘振生说,当时的条件不像现在,手头没有GPS定位,也没有红外相机,观察野生动物只能用“笨法子”,捉到岩羊后装上无线电项圈,再通过信号接收器收到的频率判断岩羊的生存状况。

除了岩羊,刘振生也研究贺兰山上的其他野生动物,如赤狐、野化牦牛等。在刘振生看来,贺兰山是我国北方唯一的生态多样性中心,有着许多独特的物种,如贺兰山红尾鸲、贺兰山鼠兔等,这些都吸引着众多动物学研究者的目光。

“世界野生生物自然保护联盟把贺兰山鼠兔列为极危物种,贺兰山上现存的鼠兔极少,我们也有很久没有亲眼见到它们的踪迹了。”刘振生说,他和同事曾经打算捕捉几只鼠兔,给它们戴上跟踪装置,但是一直没能找到。

随着时代的发展,刘振生他们的研究工具已经今非昔比,GPS项圈取代了无线电项圈,红外相机装上电池后可以工作数个月之久,刘振生再也不用拿着望远镜追着野生动物满山跑,只需要按时取出内存卡,就可以收集到影像资料。最让刘振生印象深刻的,还是贺兰山野生动物对人类的态度的转变。“十几年前来贺兰山,岩羊远远看到我们就跑远了。而现在,无论是科研人员还是普通游客,就算是站在离岩羊三五米远的地方它们也不在乎,该做什么做什么,甚至像赤狐之类的野生动物也经常出现在离游客不远的地方,完全不怕人了。从这个侧面,就能看出来如今贺兰山生态保护取得的成效,也能看到宁夏人民对自然环境、对野生动物不断增强的保护意识。”刘振生说。

本报记者 吴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