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困难面前永不言弃

来源:银川日报     2020年02月14日        版次:4    作者:沈亚婷

我是宁夏援湖北医疗队队员张雪,宁夏回族自治区人民医院重症监护室的主管护师。今天(2月13日)是来襄阳支援的第十六天,清晨空气清新,要不是有疫情,我估计不会来到这个城市。

今天给我交班的是一位男护士,他一手护着自己的心脏,一手支在走廊的窗台上,躬着背,只能从口罩的形状来看他在大口喘气。刚开始我以为他是医生,后来他说他要给我交病人,看着他难受的样子,我轻拍他的背问他怎么了,他说心慌气短。

原来昨晚有个同伴晕倒了,他们3个人看了10个病人,而且这10个重病人还是分开的,早上7点多又收了一个插管抢救的患者。作为一名监护室的护士,我深知这样忙碌的夜晚,会让人体力严重不支,看着男护士用手掌护着心脏,我突然很心痛,想起一首歌:我不知道你是谁,我却知道你为了谁。我的兄弟姐妹,我的战友,此刻大家都戴着口罩,他的衣服上没有写名字,我不知道他是谁,但他确实是我的战友。我嘱咐他赶紧回去休息,看着他疲惫不堪的身影,我只希望他好好休息,尽快恢复体力。

穿着防护服戴着眼罩和面屏,再加上戴着两双手套,在这样的装备下要抢救一个休克的患者,困难可想而知,光是上静推泵、换心电监护仪、连接换能器就出一身汗,再去配去甲肾、异丙肾、瑞芬、咪达唑仑等这些药物又是一身汗,戴着手套抓不住1ml的小安瓿,真想把手套摘掉,但我知道不能。

患者生命体征不稳,全身冰凉,受压皮肤也不好,要不停地调泵,不停地把床头的线理好,倾倒呼吸机冷凝水。说起来简单的几句话,干起来却很困难,尤其是手套戴上阻力很大,干什么都费劲,都会出一身汗。有些操作需要蹲下来进行,蹲下的一瞬间,一股冷空气从脸上冒出来,也算是凉快了一下,可因为患者体温低需要保暖,病房开着电暖气,我始终是汗流浃背。

忙碌的一天结束了,走出监护室的那一刻,看到外面的阳光,心情格外好,拿着护士长送给我们的药和营养粉,跑步坐上回住宿酒店的通勤车。看着口罩留在脸上的痕迹,我一笑而过,比起疫情带给患者的痛苦,我这点儿累和痛又算什么呢?困难面前,永不言弃。我很好,关心我的人请勿担心,我相信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本报记者 沈亚婷整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