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支宁人张义与他的奉献人生

来源:银川日报     2018年09月14日        版次:1    作者:梁小雨

8月的一个早上,81岁的张义拿着一个编织袋出了家门。他这是赶着去拾捡小区周边的塑料瓶卖钱,得来的钱再拿去资助贫困学生、孤寡老人。这件事,他已经做了12年。

张义还有一个身份——西夏区宁华路街道办事处农垦建设区居委会的一名志愿者,从2000年到2015年,张义退休后就一直在居委会无偿做一些服务工作,例如每天早上他会提前一个小时到居委会办公场地打扫卫生,再比如维护社区的绿化环境、在社区里义务巡逻、宣传党的知识……而这个“编外干部”的身份,他当了15年。

张义本是内蒙古人,这种乐于助人、无私奉献的精神离不开他在部队时所受的影响,“当兵的人都是这样的,没有什么豪言壮语,只是希望提供一些力所能及的帮助,而不是无所事事地每天养老。”张义告诉记者,1966年,他和另外200多名战友退伍后,被分配到银川的国营银新农场支援宁夏建设,从此扎根银川。

荒滩戈壁、狂风裹沙,此时的银川给初来乍到的张义留下了很深刻的印象,他形容道:“坐火车来的时候,车窗两边都是白白的盐碱地,周围荒无人烟,也没有一棵树木,真是特别荒凉。”很多战友因为吃不了苦,都先后离开了,但他却留了下来,从1966年支援宁夏建设,到1998年退休定居银川,张义在工作岗位上奉献了32年。

初到农场时,张义和妻子住在一间小平房里,家中除了床和桌子,唯有一个收音机陪伴夫妻俩度过这段艰难时光,“这是我花了60元钱在老百货大楼买的,平时下班没事儿就听听。”后来生活渐渐好了起来,张义在1983年又花了300元钱置办了一台12英寸的黑白电视机,这在当时的大院儿里可是稀罕物,“一到晚上,邻居都来家里看电视,可热闹了。”张义说当时电视节目多是一些唱歌、跳舞的晚会,节目内容很单一,但却极大地丰富了大家的业余生活。

在农场,张义负责的是户籍工作,需要常常去银川市里办事,而此时从农场到市里还没有通公交车,因此张义就骑着自行车往返两点,“春天刮大风,路上的沙子就直往脸上扑,不像现在柏油大马路这么宽敞干净。”张义回忆道,当时路上偶尔会有一两辆解放牌大卡车、手扶拖拉机在沙土路上呼啸而过,卷起阵阵沙尘。

后来农场通了8路公交车,从农场到市区仅需要40分钟,张义也就不再骑自行车,他回忆道,当时公交车仅收费几角钱,乘坐的市民非常多,车里常常被挤得水泄不通,“公交出行,这在当时也是银川的一件大事。”爱坐公交车的习惯,张义直到现在还保留着,如今家门口通了多路公交车,张义出行也多依赖于此。

此后张义被调整工作岗位,先后在银川风机厂、农五师教导队、农垦建筑工程公司、农垦铁合金厂等地方工作,特别是在农垦建筑工程公司上班的那些年,至今让他记忆犹新,“那个时候银川都是平房,我们公司就建一些四五层楼高的居民小区,当时大家都觉得很新鲜。”如今81岁的张义每每见到市区里几十甚至上百层楼高的建筑,他都会驻足细细观赏,旧时光的银川和新时代的建筑,此时在张义的脑海里叠影重重。

从1966年至今,张义已经在银川生活了52年,年轻时他义无反顾支援宁夏,努力奉献、不懈奋斗,退休后他不忘初心,用自己的微薄之力帮助他人,将自己的一生都深深融入了这座城市,也见证了这座城市的巨大变化,“银川是我家,我希望以后也一直用自己的力量去温暖它、爱护它。”

本报记者 梁小雨